留守儿童屡遭性侵,除了司法保护我们还能做些什么?

原标题:新闻调查丨性侵发生之后

小月,广西平南县思旺镇,从出生后不久就没再见过母亲,父亲在外打工。她与姐姐、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离镇上近20公里的村子里。为了省去徒步四个多小时的路程,在镇里上小学的她只能住在学校旁边的托管所里。

也正是在这家名为“天天”的托管所里,小月和9个女孩遭到了宿管老师的长期性侵。她们当中最大的13岁,最小的只有六七岁。

小月的遭遇并非孤例。查阅近年新闻,屡见留守儿童遭遇性侵的悲剧:广西兴业,留守女童自11岁起遭多位村民长期性侵;湖北十堰,11岁留守女童被邻居多次强奸后服毒自杀;四川自贡,6岁留守女童遭另一位留守未成年人强奸。

2017年9月15日,平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被告人谭某犯猥亵儿童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。性侵者虽然最终得到了法律的惩处,但他留下的伤害和遗憾却永远难以挽回。修补孩子们的伤痕,是一场漫长的征程。

【亟待填补的性知识空白】

小月告诉记者,对于发生的“那些事情”,当时她自己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在受伤害之前,从来没有人给她讲过与防性侵害沾边的知识,无论家庭还是学校。

采访中,记者一路经过的村落,几乎见不到青壮年人。留守老人大多文化程度不高,很少与外界交流,田间收成只能勉强度日,供孩子的基本生活所需已是不易。在这些温饱都难以为继的留守家庭里,不要说如何正确预防性侵,孩子们往往连最基本的生理发育知识都难以得到。

“女童保护”组织的负责人孙雪梅,非常清楚性侵知识在留守山村的空白。

出生在贵州山村的她,更清楚留守儿童的困境:“城里能够更快速便捷地获得资源,但这些留守儿童他们更缺少家长的监护,自我保护意识非常淡薄。他比城里的孩子更需要。”

女童保护是一家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的公益组织,成立四年多来,开展了多项活动,致力于提高儿童的防范意识,其中包括认识身体、分辨和防范性侵、一旦遭遇性侵应该怎么办。至今已在28个省市的上万所学校或社区进行了宣讲。

但在各地开展活动的过程中,孙雪梅逐渐意识到,仅有针对儿童的教育并不足够。

“这个防性侵的教育持续的,和讲交通安全、防水、防火、防意外等教育是一样的,它也不是单方面就能完成的。” 孙雪梅说。

儿童性侵害并不是单靠教育就能解决的问题。在漫长的疗伤过程中,未成年人还面临的实际状况、涉及的复杂需求,需要司法、民政、教育等多部门的联合介入。

猜你喜欢

相关推荐

换一换
热门推荐
今日热点 换一换

Ctrl+D 将本站保存为书签

每天上头条巴士,纵览国内外最新最热资讯

确认

上海展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4717号-1 | 网站地图 | 移动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