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露珠

光明图片/视觉中国

每个夜晚,广阔的乡村和农业的原野,都变成了银光闪闪的作坊,人世安歇,上苍出场,叮叮当当,叮叮当当,上苍忙着制造一种透明的产品——露珠。按照各取所需的原则,分配给所有的人家,和所有的植物。高大的树冠,细弱的草叶,谦卑的苔藓,羞怯的嫩芽,都领到了属于自己恰到好处的那一份。那总是令人怜惜的苦菜花瘦小的手上,也戴着华美的戒指;那像无人认养的狗一样总是被人调侃的狗尾巴草的脖颈上,也挂着崭新的项链。

数千年来,“均贫富”这个农业社会的朴素理想,从来就没有真正实现过。倒是,在大自然的主持下,“均美丑”的美学理想却实现了。至少,在夜晚,在清晨,草根阶层的家门前,劳动者的原野上,到处都是美好清洁的露珠,叮当作响,闪闪发光。就在我家那座朴素的老屋前,夜晚的露珠,清晨的钻石,不知比那远离土地、远离劳动、远离大自然的别墅豪宅,要多了多少倍。
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今日热点 换一换

Ctrl+D 将本站保存为书签

每天上头条巴士,纵览国内外最新最热资讯

确认

上海展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4717号-1 | 网站地图 | 移动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