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岁小伙与流感搏命38天:昏迷14天 治疗费达50万

(原标题:与流感搏命38天)

【编者按】:

2月12日,国家卫计委公布了2018年1月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,流行性感冒共录得发病数273949例,死亡56人。发病数和死亡人数均为入冬以来的高峰,其中致死人数高于2017年全年。

近日,一篇自媒体文章《流感下的北京中年》被广泛传播,作者记录了从东北来北京的岳父感染流感到不幸病故的29天。尽管具体情况有待核实,但文中诸多细节仍然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:流感的危害不可轻视。

三年前的1月,24岁的江苏青年陶园(化名)也曾被来势汹汹的流感击中,引发重度肺炎等并发症,一度生命垂危。与流感病毒搏斗的38天,是他噩梦一般的经历。

昏迷了14天后,陶园终于在ICU的病房里苏醒过来。

他清楚地记得,醒来后看到一扇窗户,外面灰蒙蒙一片,什么景色也没有。护士呼唤着他的名字,“陶园,你认得我吗?”陶园下意识地点点头。随后护士说,“你妈妈马上就进来看你”。一听到母亲,陶园有些高兴。但他发现自己说不了话,也动弹不得。过了好久,他才注意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上插满了管子,周围仪器发出滴滴的声响。

他回想起自己在失去意识前,好像得了一场感冒,病情加重后一度被送进常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抢救室。但这之后发生了什么,此时身在何处,他一概不知。

高烧不退

1991年出生的陶园身材高大、体格健硕,平日里酷爱踢球。2015年是他大学毕业的第二年,年初他刚刚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。

2015年1月11日,是一个周日,陶园和朋友在球场踢球。体能向来充沛的他踢了没多久后感觉浑身无力,提前下场休息,坐了一小会就请朋友开车送他回家。

回来后他并没有多在意,既不咳嗽也不流鼻涕,并不像感冒。他觉得是自己最近没睡好,导致身体状态不佳。

等到第二天工作日,陶园照常上班。一上午他都感觉自己后背发凉,不住地颤栗,无力的感觉蔓延到全身。因为刚入职不久,他不愿轻易请假,也觉得有点小病不用大惊小怪,忍一忍就行。

可到了下午,他撑不住了。“办公室空调开得很高,但我就是感觉很冷,浑身没力。”陶园说。随后下午3、4点左右他向领导请假回家休息,领导立马就答应了。

一回到家,陶园立刻洗漱上床,用被子裹紧自己。等到了晚饭时间,陶园的母亲朱成凤(化名)看到儿子早早地躺上了床,一边准备常备感冒药给他服下,一边还不忘数落着他不注意保暖。

晚上陶园自己量了体温,发现水银一直蹿到39度。朱成凤对他说,要不去医院吧。陶园拒绝了,他想先吃药睡一晚,看看体温会不会降下来,第二天看情况再去医院。

然而这一晚陶园并不好过,被高烧折磨的他无法停止寒战,尽管被子捂得严严实实,身体仍然不住颤抖。凌晨,始终难以入睡的他发了条微博,“感冒了,好难受。”

13日一早,朱成凤又给陶园测了一次体温,仍然是高烧,陶园向公司请了假和母亲去医院。一系列血常规、胸部x光检查下来,并未发现异常。除了高烧,陶园也没有任何感冒的症状。期间医生一度认为是寻麻疹引起了高烧,开了点退烧药回家静养。

当天晚上,陶园的体温升到40度。着急的母子二人又一次奔向医院,在嘈杂拥挤的急诊室里,医生仍然拿不准具体的病因,只能先挂水观察,实在不行就使用激素。

往常感冒,陶园只要输液一段时间后就能缓解。但这次500毫升的一袋盐水他挂了有两个多小时,人反而越来越难受,于是提前拔掉吊针打车回家。这晚,他又一次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,高烧带来的痛苦让他不住地呻吟。朱成凤在一旁束手无策,只能干着急。

在随后的一天里,因为使用了栓式退烧药,陶园的体温一度回到正常,他和母亲以为,体温应该会慢慢降下来,但没想到,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
血液异常

1月15日,陶园的体温回升到40度。

相关推荐

换一换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今日热点
奇闻异事

Ctrl+D 将本站保存为书签

每天上头条巴士,纵览国内外最新最热资讯

确认

上海展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4717号-1 | 网站地图 | 移动端